扶箕迷信的研究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人类学 > 扶箕迷信的研究

出版社:商务印书馆
出版日期:1999-1
ISBN:9787100025966
作者:许地山
页数:118页

章节摘录

书摘(乙)箕仙预告事情    扶箕本是占卜的一种,它的流行多由于文人官僚的信仰。文人扶箕大概起于宋朝,而最流行的时期是在明清科举时代,几乎每府每县的城市里都有箕坛。尤其是在文风流畅的省分如江浙等省,简直有不信箕仙不能考中的心理。扶箕为问试题,问功名,一次的灵验,可使他终身服膺。居官时,有不能解决的事,也就会想到扶箕。像叶名琛因信箕示而失广州一类的事,恐怕也不少见,不过记载缺乏,后人不能尽知罢了。年来北平某公因信箕示而不出去当傀儡,广州某公因信箕示而举兵造反,利害虽然不同,信箕示的势力可以说不比科举时代减少。现在把科举时代问箕的事情略举在底下。一、问试题    回答题目的箕示用隐语或谜语的很多,直点题目却很少。    [三一]直示题目  《夷坚志》(卷四十三):“邓端若少时传得召紫姑咒,而所致皆仙女,喜作诗。绍兴甲子岁(公元1144年),科举将开之前,在家塾与数客会食,或请邀问试闱题目者,诵咒才毕,仙已至,乃尽诚叩之。答云:‘经义赋论,吾悉知之,然天机严秘,不容轻泄,姑为预言省诗题,慰诸君意。’于是大书‘秋风生桂枝’五字。客皆不信。已而果然。”    [三二]预示文题中二字  同上书(卷二十一):“莆田方翥,次云,绍兴丁巳(公元1137年)秋,将赴乡举,常日能邀致紫姑神,于是以题目为问。神不肯告,日:‘天机不可泄。’又炷香酌酒,祷请数四乃书‘中和’二字。翥时年十八岁,习词赋,遂遍行搜索,如‘天子建中和之极’,‘致中和,天地位’,‘以礼乐教中和’,‘中和在哲民情’,如此之类,凡可作题者,悉预为之。是岁举子多,分为两场,其赋前题日:‘中兴日月可冀’,后题日:‘我和戎,国之福’,始悟所告。翥试前赋,中魁选……”    [三三]猜谜式的指示  《子不语》(卷二十一):“康熙戊辰(公元1688年)会试,举子求乩仙示题。乩仙书‘不知’二字。举子再拜,求日:‘岂有神仙而不知之理?’乩仙乃大书日:‘不知,不知,又不知。’众人大笑,以仙为无知也,而科题乃‘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三节。’”    “又甲午(公元1714年)乡试前,秀才求乩仙示题。仙书‘不可语’三字。众秀才苦求不已,乃书曰:‘正在不可语上。’众愈不解,再求仙明示之。仙书一‘署’字。再叩之,则不应矣。已而题是‘知之者,不如好之者,一章。’”    这两段故事,上段也属预示题中二字,下段“署”用拆字法,预告题目有四个“者”字。而“不可语”却又近乎邪僻了!但看真了,也近乎两可之词。如题出的不对,就解作“不知”、“不可语”,也没人敢说箕仙不对。    [三四]清梁绍壬《两般秋雨盒随笔》(卷三):“嘉庆丁卯(公元1807年)浙江乡试,有人以闱题叩乩仙。批云:‘内一大,外一大,解元文章四百字。’及出题,乃‘天何言哉,三句。‘一大’者,天也,‘内’‘外’者,题内题外也;‘四百字’,则指‘四时’‘百物’矣。”    这样猜谜式的回答,使我恍然觉得科举时代诗钟与灯谜的盛行,原来是士子练习来解释箕示的一种法宝。    [三五]清薛福成《庸盒笔记》(卷六):“道光甲午(公元1834年)科,江南乡试,题为‘执圭’一节。合肥县诸生有先期扶乩问题者。乩盘大书‘唐伯虎’三字,遂寂然不动。诸生沉思苦索,有悟者日:‘唐伯虎自号六如’,此题中必有六‘如,字也。因检论语,得‘执圭’一节。为文会者十人,是岁合肥诸生举乡榜者七人,而六在会课中,惟李玉泉封翁以乡居未与于此会。”    “又道光癸卯(公元1843年)科,浙江乡试题为‘子日,加我数年,两章’。杭州诸生亦先期扶乩问题。乩盘大书‘在白云红叶之间,,当时无能解者。及题既出,始悟题之上为‘于我如浮云’之‘云’,题之下为‘叶公’之‘叶’字,与‘红叶,之‘叶,字音异而文同。塾师教童子读论语,向于‘叶,加一小红圈,读作‘叶公’之‘叶’字,则乩书‘红叶’之‘红’字亦有着落矣。”    道光十四年的‘执圭’试题,箕示以‘唐伯虎’,因为伯虎号六如。这样射法不能说是十分准确。因为六如不一定是唐伯虎,宋朝有全州进士唐伯虎,并不号六如(见宋王巩《随手杂录》。),而且‘执圭’一章实有七‘如’,‘入公门,一章也有七‘如’,箕示实在不切当。清牛应之《雨窗消意录》(卷三)也记癸卯年‘白云红叶之间’的试题,作者说这事出现于荻埕纯阳宫,降箕的是关帝。关帝是正直忠义的,泄漏题目给少数人,未免有点不直罢。清代考试,弊端很多,焉知这不是主考或他身边的人与外边交通,借箕示来掩饰呢?陆长春《香饮楼宾谈》也有同样的记载。可知这回的箕示被一般擅于猜谜的秀才所称道的时间很长。    [三六]《壶天录》(下):“苏阊万童生扶乩,问试题。降乩者为玉壶寓公,云:‘题在《论语》中,《孟子》上。’更求详示,复书一‘六’字而去。及入场,题为‘娶同姓谓之吴’六字。由后思之,果不谬也。”    这简直是没回答。‘六’字除字数外,与题旨有什么关系?‘《论语》中,《孟子》上’,六字为句的文很多,更不知所谓。    [三七]清吴芗厈《客窗闲话初集》(卷一):“某年童子试,诸生群集请仙。鸾书曰:‘今日上真皆赴元帝会,不暇降坛,命我土地权摄。诸生何问?’众日:‘明日小试,请问试官所命何题?’鸾日:‘题目在我堂内,尔等自往寻之。’于是众皆执香入土地祠堂,跪拜讫,遍览一周,并无只字。拜祷之,鸾不动矣。皆腹诽土地谬。翌日赴试,题纸下‘土地’二字。此神可谓现身说法。”    这个题目的确难猜。假如土地祠内连香炉烛台等等都没有,也许可以猜到土地的偶像。所以猜题也不见得能猜得准。       [三八]《子不语》(卷十九):“抚州太守陈太晕晖未第时在浙乡试,向乩神问题。批云:‘具体而微’。后中副车,方知所告者非题也。”    这个问题目的可谓晦气!他若不从“具体而微”的意思去预备文章,也许解元也有他的份。……

媒体关注与评论

引论原始民族对于事物的进展没有充分的知识,每借自然界的征兆来指示行止。但是自然征兆不能常见,必得用人工来考验,于是占卜的方法便产生出来。占卜是借外界事物的动静与常变向非人的灵体询问所要知道的事物。它与说预言不同,每每用两可的回答使占者去猜。由古至念虽然有许多人不信占卜为真;但到现在,在最文明的人群中间还有对它深信不疑的。    占卜是拟科学的一门。它的构成是由于原始的推理的错误。原始人的推理力和孩童的一样,每把几件不相干的事物联络起来,构成对于某事物的一个概念,如打个喷嚏同时又听见鸦啼,就把那两件事来与明日的旅行联络起来’断定在旅途中会遇见不吉利的事情。预兆是自然的用人工产生朕兆就是占卜,所以它也可以被看为交感巫术的一种。占卜大体可以分为两大部门:第一是象,第二是占。象是征象的本身已显示出事物将来的情形,它是属于自动物。占是占者须求神灵的启示,把预期的朕兆求神灵选择出来指示他,最简单的如掷玟杯、看采头之类。不过象与占有时不能断然分得很清楚,要把占卜分类还是依所用的方法比较好些。自古至今,最常用的占卜方法约有十一类,现在在下面略举出来。    (一)占梦  梦者的身魂在睡眠的时候离开躯壳到处游荡。因为他所经历的有时是醒境所没有的,所以含有预言或指示行止的性质。有些民族,个人在熟睡的时候是不能唤醒他的,恐怕他的灵魂回不来,或从此以后“神不守舍”。各国都有占梦的书,在文化民族中间还有不少信者。在中国,赌花会的人常依梦境的指示来圈名字。有些人会到庙里去“圆梦”。致梦有时也有方法,北澳洲土人取族人或祖先的骷髅放在枕边,行过礼之后,睡着了,他就可以得到先灵的指示或预告。在欧洲人中间,未婚者把新娘糕压在枕头底下,睡后就会梦见自己未来的新人,也是占梦法的遗留。    (二)预告占者有了疑问在心里,对着外界事物的形态、意义,或声音来求一个解答的朕兆。这个在平常人中每每用得着。如要占今天的事情顺利与否,耳边听见火车的声音,占者便立了一个答案,心里说:如果火车的吼声等我走到前面第五根电线杆时,是一百零八声,就是“好”;若超过了就“不好”;若不足,就不算什么。又如看见后面一个叫卖的,占者在前面走,心里想:等我转了弯,他才叫,对于某事就是吉利,不然就不得了。许多人爱用书卷卜法,随意翻开一本书,读到那面某行文句的意思,便是指示或预告某事。西洋人每喜翻圣经用指头随意指一句来定夺行止,也是书卷卜法。诸如此类的卜法,大概人人都有这样的经验。在新年或除夕,中国许多地方的人要出门去听兆头,也是这个意思。还有歌占法与语占法,于某时某日,听人唱歌或说话,依其内容,来卜自己的命运。    (三)身占  由占者身体各部的运动或声音而得的预兆。最常的是打喷嚏、肉跳、眼皮跳、耳鸣、摔倒、打噎等。大概打喷嚏是最普遍地被认为恶兆。在中国也是如此,《诗·邶风》:“寤言不寐,愿言则嚏。”郑氏笺云:“今俗人嚏云‘人道我’,此古人之遗语也。”德国人一打喷嚏便要祝一句Gesundheit(好健康!),这和广东人说“大吉利市!”一样。    (四)灵试  灵试是借精灵来审判是非,大别为二种:一种是命被疑为犯罪的人在火上走或把手足放在沸水里,如他是清白的,那水火便不能伤害他;一种是用一种巫术加于被疑为犯罪者的身上,如他是有罪过的,他便会得着伤害。在法律未昌明时代,灵试法是很通行的。中国民间凡遇两造不能辨明谁曲谁直的时候,每每同到城隍庙去“斩鸡头”,向神明发誓,如理曲者,愿受神谴,也是灵试的一种。    (五)降僮  宋人名这方法为“秽迹金刚法”(见《夷坚志》(甲)卷十九),是神灵附在人体上使他成为灵媒。有时附身者不一定是善神,恶神也一样可以降僮。僮子在神附身体的时候,身体的动作渐改常态,全身颤动,有时双眼紧闭,口流白沫,或以刀剑砍身,针锥穿舌,而不流血。(参看清庸讷居士《咫闻录》卷十“北虎青卫”条。)蒙古与西伯利亚的通古斯人名这种人为“萨曼”。……

编辑推荐

  引论  原始民族对于事物的进展没有充分的知识,每借自然界的征兆来指示行止。但是自然征兆不能常见,必得用人工来考验,于是占卜的方法便产生出来。占卜是借外界事物的动静与常变向非人的灵体询问所要知道的事物。它与说预言不同,每每用两可的回答使占者去猜。由古至念虽然有许多人不信占卜为真;但到现在,在最文明的人群中间还有对它深信不疑的。  占卜是拟科学的一门。它的构成是由于原始的推理的错误。原始人的推理力和孩童的一样,每把几件不相干的事物联络起来,构成对于某事物的一个概念,如打个喷嚏同时又听见鸦啼,就把那两件事来与明日的旅行联络起来’断定在旅途中会遇见不吉利的事情。预兆是自然的用人工产生朕兆就是占卜,所以它也可以被看为交感巫术的一种。占卜大体可以分为两大部门:第一是象,第二是占。象是征象的本身已显示出事物将来的情形,它是属于自动物。占是占者须求神灵的启示,把预期的朕兆求神灵选择出来指示他,最简单的如掷玟杯、看采头之类。不过象与占有时不能断然分得很清楚,要把占卜分类还是依所用的方法比较好些。自古至今,最常用的占卜方法约有十一类,现在在下面略举出来。  (一)占梦 梦者的身魂在睡眠的时候离开躯壳到处游荡。因为他所经历的有时是醒境所没有的,所以含有预言或指示行止的性质。有些民族,个人在熟睡的时候是不能唤醒他的,恐怕他的灵魂回不来,或从此以后“神不守舍”。各国都有占梦的书,在文化民族中间还有不少信  者。在中国,赌花会的人常依梦境的指示来圈名字。有些人会到庙里去“圆梦”。致梦有时也有方法,北澳洲土人取族人或祖先的骷髅放在枕边,行过礼之后,睡着了,他就可以得到先灵的指示或预告。在欧洲人中间,未婚者把新娘糕压在枕头底下,睡后就会梦见自己未来的新人,也是占梦法的遗留。  (二)预告占者有了疑问在心里,对着外界事物的形态、意义,或声音来求一个解答的朕兆。这个在平常人中每每用得着。如要占今天的事情顺利与否,耳边听见火车的声音,占者便立了一个答案,心里说:如果火车的吼声等我走到前面第五根电线杆时,是一百零八声,就是“好”;若超过了就“不好”;若不足,就不算什么。又如看见后面一个叫卖的,占者在前面走,心里想:等我转了弯,他才叫,对于某事就是吉利,不然就不得了。许多人爱用书卷卜法,随意翻开一本书,读到那面某行文句的意思,便是指示或预告某事。西洋人每喜翻圣经用指头随意指一句来定夺行止,也是书卷卜法。诸如此类的卜法,大概人人都有这样的经验。在新年或除夕,中国许多地方的人要出门去听兆头,也是这个意思。还有歌占法与语占法,于某时某日,听人唱歌或说话,依其内容,来卜自己的命运。  (三)身占 由占者身体各部的运动或声音而得的预兆。最常的是打喷嚏、肉跳、眼皮跳、耳鸣、摔倒、打噎等。大概打喷嚏是最普遍地被认为恶兆。在中国也是如此,《诗·邶风》:“寤言不寐,愿言则嚏。”郑氏笺云:“今俗人嚏云‘人道我’,此古人之遗语也。”德国人一打喷嚏便要祝一句Gesundheit(好健康!),这和广东人说“大吉利市!”一样。  (四)灵试 灵试是借精灵来审判是非,大别为二种:一种是命被疑为犯罪的人在火上走或把手足放在沸水里,如他是清白的,那水火便不能伤害他;一种是用一种巫术加于被疑为犯罪者的身上,如他是有罪过的,他便会得着伤害。在法律未昌明时代,灵试法是很通行的。中国民间凡遇两造不能辨明谁曲谁直的时候,每每同到城隍庙去“斩鸡头”,向神明发誓,如理曲者,愿受神谴,也是灵试的一种。  (五)降僮 宋人名这方法为“秽迹金刚法”(见《夷坚志》(甲)卷十九),是神灵附在人体上使他成为灵媒。有时附身者不一定是善神,恶神也一样可以降僮。僮子在神附身体的时候,身体的动作渐改常态,全身颤动,有时双眼紧闭,口流白沫,或以刀剑砍身,针锥穿舌,而不流血。(参看清庸讷居士《咫闻录》卷十“北虎青卫”条。)蒙古与西伯利亚的通古斯人名这种人为“萨曼”。

作者简介

原始民族对于事物的进展没有充分的知识,每借自然界的征兆来指示行止。但是自然征兆不能常见,必得用人工来考验,于是占卜的方法便产生出来。占卜是借外界事物的动静与常变向非人的灵体询问所要知道的事物。它与说预言不同,每每用两可的回答使占者去猜。由古至今虽然有许多人不信占卜为真;但到现在,在最文明的人群中间还有对它深信不疑的。 
  占卜是拟科学的一门。它的构成是由于原始的推理的错误。原始人的推理力和孩童的一样,每把几件不相干的事物联络起来,构成对于某事物的一个概念,如打个喷嚏同时又听见鸦啼,就把那两件事来与明日的旅行联络起来,断定在旅途中会遇见不吉利的事情。预兆是自然的,用人工产生朕兆就是占卜,所以它也可以被看为交感巫术的一种。占卜大体可以分为两大部门:第一是象,第二是占。象是征象的本身已显示出事物将来的情形,它是属于自动的。占是占者须求神灵的启示,把预期的朕兆求神灵选择出来指示他,最简单的如掷珓杯、看采头之类。不过象与占有时不能断然分得很清楚,要把占卜分类还是依所用的方法比较好些。
  扶箕是一种曾在古代广为流行的迷信活动,至今仍给人带来几分玄奥神秘的感觉。本书通过从中国古代文献(多为笔记小说)中收集来的132则故事,较详尽地记述了扶箕的起源,扶箕的形式以及古人通过扶箕所欲达到的目的,最后又分析了扶箕这一迷信活动在人们心理上的解释,逐步揭开了扶箕的神秘的面纱,正确地得出“扶箕并不是什么神灵的降示,只是自己心灵的作怪而已”的结论,并揭露了操持扶箕者的虚伪性和欺骗性。
  本书于1946年出版,现在再版,对读者认识扶箕这一客观历史现象,仍有其阅读价值。

书籍目录

引论
第一章 扶箕的起源
愕绿华 紫姑神 笔录术
第二章 箕仙及其降笔
(甲)箕仙自道身世
(乙)箕仙预告事情
一、问试题 二、功名 三、生死 四、国事
(丙)箕仙与人酬唱
一、遣兴 二、唱和 三、猜谜 四、对对 五、辩论文体
(丁)箕仙与人谈道及教训
(戊)箕仙示人医药及技艺
第三章 扶箕底心灵学上的解释
(甲)箕仙与幽灵信仰的关系
(乙)幽灵与知识
(丙)箕动与感应
(丁)扶箕者的捣鬼
结论

图书封面


 扶箕迷信的研究下载 更多精彩书评



发布书评

 
 


精彩书评 (总计5条)

  •     <客窗闲话初集>(卷一): "大比之年, 有父子同叩鸾仙, 问得失. 鸾书曰: '速往南去, 路遇疯僧, 问之不已, 可决前程.' 父子大奔而去. 其子年少足捷, 果追及一僧, 问之不应, 牵袖苦缠不休. 僧瞪目大骂, 曰: '入你娘的! 中!' 生怒欲殴, 经众劝释. 是科其父捷, 始悟其言."[1][1] 许地山. 2004. 扶箕迷信的研究. 商务印书馆. pages 43--44.
  •     先生关于研究道教的大名如雷贯耳,我不幸地读到先生的第一本学术著作偏偏是这本书,比较失望。先生在香港研究扶箕应该说条件很好的,香港的扶箕活动很发达,可惜先生没有做田野考察,放弃了亲临其境考察的机会,就显得《扶箕迷信的研究》书名托大了,改成《历代笔记中扶箕迷信的研究》比较合适。即使如此,先生的研究也是前言不搭后语,主旨非常不明确,破除迷信的说法很难令人信服。比如扶箕时暗示崇祯自杀的年份,事后看来非常明显且准确,很难让人相信这是巧合。《阅微》中也有类似记载,看来这个事情不是孤证。另外“甲子举人”故事也很难从心理角度去解释的。而这一切先生都没有解释。抑先生别有深意与?
  •     100多页的小书,40年写的。短,像是初步的研究论文,宋代以来的文人笔记中摘录了一些示例,分类罗列,獭祭简评,持论浅明正确,泛泛而谈。---------------------------------------------------------------引论:列举古今11类的占卜方法,有占梦,预告(翻书乱指或这个如果就怎样),身占(打喷嚏,眼皮跳),灵试(神灵面前赌誓),降僮(宋人称为“秽迹金刚法”,神灵恶灵降身,通古斯人所谓萨满),关亡(召唤死去的亲友,通过巫婆或灵媒),尸占(譬如死不瞑目),禽占(鸦鹊啼鸣,龟卜等),星占,地占(风水堪虞),术数(包括签卜和箕卜两种)。---------------------------------------------------------------第一章:起源基本就是段子罗列,随口加个简单辨析。先学术的漫扯英语和希腊语对应的词,我们书籍中同义的词,扶乩,扶鸾等。然后讲段子,《冥通记》和《真诰》有紫微王夫人降笔,道味熏人。后来降笔演变成了簸箕上沙盘划拉筷子,即是扶箕。后来不知为何就集中说守厕女神紫姑了(神灵降会那么多,许地山眼光独到。。),最著名的是苏东坡被一位真名何媚的唐代紫姑约谈,说了个人悲惨事迹,典型的嫁了二夫还被大妇嫌忌,“见杀于厕”。比较有德行的是没有直说夫君姓名,和苏轼闲聊了一番。以此为主线,还附带了同地别家的降神和同一家孔平仲的采访记录。关于紫姑的紫,提到历来狐仙别号阿紫的,降箕的也可能是狐仙。又附了三则请仙咒语,天师禳鬼,文艺鬼家中畅谈的段子结尾,不知道想说啥。---------------------------------------------------------------第二章:箕仙及其降笔1.箕仙自道身世有自封蓬莱紫霞真人的陈平,“因过江南省宗庙,眼前谁是旧京人”的宋钦宗,有死后不久就来降还惹了秦桧着令擒拿相关人员的岳飞,当然,岳武穆是名人,和关二爷是常来作两句诗的。关帝头次显灵是宋真宗祥符年间,著名的张天师解州盐池收妖案中,关将军帮了忙,于是封号逐年加长,由真君而帝王,明清时封了武圣。有万历年间早逝的才女叶小鸾,降笔还是作诗秀才情。有自称上面封了神(天曹稽察大使)的史可法。有怀疑使用共同作诗模板的何仙姑和巫山神女,“是非落在凡人耳/诗人口,万古长河洗不清”云云。有时请神还会降来鬼仙,也未有什么名气,与当事人有关或无关的,举了诸如程季玉、陆峻之等五六个例子。2.箕仙预告事情占卜是文人扶箕常用目的,最流行的明清时代,几乎每府每县都有箕坛。科考时问,做官时也问,叶名琛因为箕示而失了广州即是一例。以下分类枚举2.1 问试题箕示以隐语、哑谜为主,很少明说。有的科举箕示有作弊泄题的嫌疑。举了8个例子,只第一个是明示考试题目,下面就是各种文字游戏,模棱两可,事后以猜谜的思路附会攀扯。譬如箕示“唐伯虎”,就以中榜人数和六如的六去凑。2.2 功名前程还是零碎字句或四六八句的藏头诗,语在可解与不可解之间,也有忆苦思甜痛骂当道的。实在没有可以摘抄的案例2.3 生死常常是准确或圆滑的给出箕示,也有不讲啥时死,只说前生情况的。举了几个例子。2.4 国事关于国事的更加模糊,近于谶语了。有的像笑话一样,崇祯时问过关帝,关帝讲“妖魔太多,不可为矣”,周延儒插话问妖魔在哪里?关帝笑指:“你就是第一个”3.箕仙与人酬唱漳州城北小梅岭有北山坛,同治九年1870年,出了一本《北山诗存》,就是箕仙诗集,其中多有唱和之作,降坛的有关帝、吕祖、北山翁、文昌帝君、辛元帅、铁拐先生、笑口大仙、杜少陵、杨升庵、周起元、黄石斋、何楷、蝶山仙师等二十多位。其中北山仙翁不肯道出真名,降坛寓名颠仙、拙道人、北山翁、香亭老人等。蝶山仙师是明初钱塘梁氏女,洪武年间随父到漳州,将嫁而未婚夫死讯到了,她不久也死了,其父将她葬于城西蝴蝶山。三十六年后,脱离鬼趣,证得仙真,想度人济世,就常常降箕,与文士作笔友。有当地文人得其指点,还文章大进。从此仙迹流传,直到清末北山坛还有香火。有简介了几个其它的仙人,也是平凡事迹,不见经传的。酬唱的诗词语录,分类枚举如下:3.1 遣兴 即卖弄才情,最是有普适特点。掉书袋,咏景色,小伤情,等等3.2 唱和 酬唱的作品每含秀才酸腐气,多读了令人不快,说得又多是老生常谈劝人向善修道,云云。3.3 猜谜 著名的“立似沙弥合掌”出现了,《客窗闲话初集》卷一。3.4 对对 雪消狮子瘦,月满兔儿肥。羊脂白玉天,鳝血黄泥土。胆瓶斜插四枝花,杏桃梨李。手卷横披一幅画,松竹梅兰。王马文赵四帅,禹汤文武四王。3.5 辩论 还是秀才情,论诗评人等。4.箕仙与人谈道及教训劝善戒杀,道德教训也是常见箕示。提到了著名的关帝降箕,判人寿命,“甲申之变,汝自不死”的段子。常见也有作了恶事,报应不爽的案例。5. 箕仙示人医药及技艺中医,像是得道成仙的必备技艺,举了两三个例子。还有建筑设计的,围棋对弈的,幕客师爷的,真是各有才艺,不肯浪费。---------------------------------------------------------------第三章:心灵学解释1.箕仙与幽灵信仰先介绍我国秦汉以前的死后信仰,祭祖如在,万物有灵,早先地狱和轮回系统没有建立时,人鬼混居,鬼就在坟地待着,而坟地常常在城北,“有北”是太阴之乡,和黄泉、酆都、幽都等同。九原原来专指晋国大夫的墓地,而九京的京,是原字的讹写。太山原指山西的霍山,有过灵异事件(当时原初信仰,整个山还能作祟),后来儒家发达了,鲁国泰山就雀占鸠巢,霸占了灵界门户。封神制度源于祖先崇拜,后来逐步扩展,你好我好大家都好。张天师能封城隍庙的任职,不知从哪朝哪代兴起的。神通法力一般被认为集中于强死(不寿终)的鬼灵上,所以岳武穆降灵远多于郭汾阳。扶箕的主角神仙也有,鬼仙更亲民常见,后者等同于鬼狐的民间崇拜。狐常常称为大仙,也有爱上秀才、诱其自杀的案例。2,幽灵与知识许地老1940年写的本书,能有很好的鲁棒的科学认知试图解释扶乩这种事情还是难能可贵的,也没有太民科的歪。说世间一切运动无非物理的和化学的,楼梯足音、天花板弹球这些都是木材早晚热胀冷缩的应力反应,无需多虑。一些灵异现象背后也有人为蓄意。“鬼灵的存在多半是推理的错误或观察的不周密”,譬如谶谣、推背图烧饼歌之类,都是事后回观才攀扯附会上去的。预言本身都是以模棱两可喻意多重见称的,一些灾厄的说法更是放在哪朝哪代都有普遍映射性。“见鬼是主体的心理作用和生理作用”。除了常见的幻觉、错觉外,灯光照耀下,还有一种后像作用,类似眼中的残影叠加。3,箕动与感应箕动是一种心灵能力活动的现象,分灵动和灵感两种。许地老认为,以太波传输脑电波意识流,箕仙的学识见识,不但受限于媒介者的水准,也主要的受箕坛现场观众的知识面、经验范围影响。举了现场有学者质问箕仙、考据出问题,箕仙无言以对、顾而言他的例子。譬如问邱祖是否《西游记》作者,为啥元初的丘处机在西游小说中提到一些明代的官职称呼。譬如说吕祖的家世,一般说吕渭之孙,而有的箕仙扯到了武周时代。搞的箕仙在名人中的选择范围也缩小了,因为太有名的李白杜甫之类,文人士子有的了解详细,乱说容易出马脚破绽。4,扶箕者的捣鬼神道设教,常有鼓励迷信的嫌疑。举例明世宗嘉靖朝的蓝道行案,搞得原本迷信的嘉靖,也对这些道士方士戒心重重了。也举了士子假借降坛,随后点破的恶作剧例子。---------------------------------------------------------------结论:私欲使人迷信而寄托神仙外物。纪晓岚先生记录扶箕的事例最多,但他本人是较为清醒的,并不随便迷信

精彩短评 (总计74条)

  •     考据派。。
  •     博览群书,卓见不俗。扶箕作为中国占卜术中格调最高的一种,自有其研究价值与魅力所在。
  •     我喜欢研究迷信之类奇怪的东西
  •     真的箕示不过是心灵作用,与鬼神降现本无关系。
  •     书便宜,内容也不错
  •     扶箕迷信的研究
  •     資料匯錄
  •     扶乩据说很诡异,读这本书应该有一定帮助。
  •     许地山先生广博的知识令人敬佩,这本书成于上世纪四十年代,引经据典,扶箕在中国大地存在之久,堪称有关扶箕的第一本专著。既可以当作入门读物,丰富自己的知识,也可以当作学术研究的参考书。五星推荐!
  •     “扶乩不过是心灵作用”
  •     “研究”谈不上,资料倒不少
  •     一本好书,重新认识许地山
  •     充满科学哲理
  •     这本小册子美其名曰“研究”,其实是不太够格的。全书更像是“扶箕”一门的资料集,在罗列资料时,作者偶尔评论几句,只能说是因人而成书,自己并无甚高见。最后一章简直是糊弄事,好在许氏有自知之明,不敢胡说纪晓岚。我倒觉得纪先生的态度是最客观的,不会把讲不清的东西一笔抹杀。有时候,“存疑”也是值得宝贵的态度。
  •     贼棒!百科类的小册子,实用!
  •     很不错。同学推荐的,还可以
  •     做的如此好学问。
  •     中国式灵异,灵感的源泉。
  •     很好玩,写小说可以参考。
  •     没有田野调查确实无疑是这本书的硬伤。而且书名已经写明了是扶箕”迷信"而不是扶箕文化,因此想从这本书里学到点扶箕的手法的人可以忽略这本书了。本书的作用就是提供了比较全面的史料,无论是笔记小说还是历史书籍,都有涉及。为进一步研究扶箕提供了线索。不足就是缺乏对扶箕这一行为的分析与探究。只是在最后草草的说了几句扶箕是迷信,迷信是不对的。不过作为一本大师的学术书籍,才几块钱的定价,买一本也不亏了吧……
  •     如题。丁山先生的这本书只是极为丰富,对古代史料的整理和挖掘极显功力!
  •     不愧是商务的书,就是封皮是光滑的那种,我还是比较喜欢不光滑的
  •     感觉贾二强的《神界鬼域》中有部分内容很相像(特别是关于“强死”、“太山”的内容)
  •     还行 挺古老的书 挺有意思的
  •     基本上是列举故事,至于对这一现象根源的解释非常浅显,甚至是没有说服力;愿意研究这一问题的人,可以借鉴一读。
  •     看了对扶箕还是不解
  •     一部成于民国中期的“进步”之书,合于时代也要批判“迷信”。按杜赞奇的说法是在反对“迷信”的过程中构建一个进阶模式的民族国家。但较之大概三十多年以后中国的割裂传统过程,本书作者的态度还是审慎的,他的结论还是有大量材料支撑的,而不是靠空想和语录。最近听一个讲座,提到传统断裂后的中国和印度社会中“灵力”不灭的现象,讲座者认可了涂尔干关于的“共同体”的观点,认为灵力不灭,实际是其后的共同体不灭,所以韦伯提出的世俗化之祛魅不一定会瓦解宗教信仰(哪怕是迷信),各种喊打喊杀的“运动”也不能,但能够动摇“共同体”结构的城市化过程却做到了。
  •     名家的作品,值得一读
  •     书的质量没得说,首先信赖商务出品。其次是内容很好,许地山老师著学严谨,内容翔实而客观。力荐。
  •     扶乩迷信研究
  •     摘录宋代以来的笔记段子,分类整理点评两句,獭祭罗列,乏善可陈
  •     笔仙研究~~
  •     许氏是对道教研究功夫最深的的一个
  •     主要是讲对扶箕的历史沿革考据,对这种活动本身涉及很少。
  •     很薄的小册子,收集资料很是全面
  •     编校不好!
  •     真是学者的文笔,广征博引。对扶箕文化有兴趣的人,此书观后,应大有收获的。
  •     1999年7月第1版
  •     还行,许地山有点意思。并不像有些读者说的,这书会让人觉得更迷信了。相反,这书通过举大量的例子,让我更加相信扶乩这东西实在是骗人的把戏。
  •     应该叫扶箕笔记的整理…许地山真是个恶趣味怪咔啊,联想到他的小说,忽然觉得他跟彭浩翔可能是同类…
  •     所谓“鬼不自灵,待人而灵也”!材料辑自古人笔记,很多有趣的案例,分类也较为妥当。许先生的“现场感应说”从当时来看算是“破除迷信”,从现在看就根本是民科了。过分执着于神仙真伪之辨,固然有启发,却无法从社会文化意义来理解扶箕现象,对民国时代盛行的扶箕也没有田野考察。紫姑原来是厕神。
  •     许老先生可是读了不少笔记小说,摘引的资料便是本书主体。在下从头到尾认真读了一遍,小故事倒是引人入胜,但说实话,还没搞清扶箕到底是咋个回事呃!许老断之为心理暗示之类的东西,也属牵强。这东西若不亲自做现场调查研究,光凭笔记记载,再加上什么西方心理学等先入为主的观念,就凭空做个判决,未免武断啊!
  •     感觉挺好的是正版,不错值得看看
  •     一粒米能盖六个字,眼都瞎了。
  •     很经典的一本书,虽然讲的不是很透。
  •     P114,应为《梵天庐丛录》
  •     怪有意思的,民间文化有趣的很
  •     许地山写的,真是好书啊
  •     许地山先生是基督徒,讲起本土的道教来,该褒则褒该贬则贬,上帝的豁达通过人的品行显示出来。扶箕迷信,散发着“裹脚时代的腥气”,在今天却仍然被相当多的人供上神坛,愚哉!
  •     不错的一本书,还算比较广泛吧。偶尔翻翻。
  •     介绍了一百三十多个古籍中关于扶箕的小故事,并作了系统化的整理,非常有趣,叹为观止。可谓中国古代笔仙故事大全。
  •     非常有意思的一本小书,郑振铎闲来无事的小研究吧,可以看见大作家的另一面。
  •     明显没有破解扶乩算命的道道。不给力啊。但是资料挺多的。
  •     太过分了,这是商务出的书吗?!!!——在我最喜欢的三大出版社中(商务、三联、中华书局),商务是居第一的啊!字体大,拥挤,显得一点也不规范。翻看了同时出版的蔡元培的《中国伦理学史》,都还不错的!
    ——唉,今后买商务的书也要看看再说了。世风日下,郁闷!
  •     看了前面占卜的方法分类。作者对于扶箕之事还是很讨厌的,不停的举出那些存疑的事情。但是最后,他举了一个澳州土著的例子很有意思,就是少女吃了不可吃的东西接受心理暗示而死,说明心灵力量的强大。那么“神”是不是自我力量的延续,一种自我力量的媒介呢?这点我很好奇,但是无从研究起。
  •     考证举例之后,说是迷信,但其实作者自己都信了
  •     从传统笔记史料找出扶乩案例,加以分类、梳理和解释,以破除迷信为要旨。但分析真的不咋的。谈不上名著。
  •     在破除迷信这方面做得着实不力
  •     笔仙是不是扶乩的一种现代变种?
  •     搜集古书各种资料总结扶乩的文化渊源
  •     许地山读得书太多了
  •     确认了,扶乩和笔仙原理差不多。
  •     扫盲书~
  •     笑死了。。一会儿觉得是在看儒林外史,一会儿觉得是在看拍案惊奇。许地山的评论的语气也好玩。
  •     书很薄,像一篇论文,但内容很好。
  •     书中基本没有描述具体的扶箕的方法,也就是看了本书,你还是不会怎么扶箕的,树种大量列举了各种各样扶箕的内容,包括来仙的身世背景,当场做的诗和对人世的预测.纯粹读来玩一玩吧,对不是考古方面专业的人用处不大.
  •     : B992.2/3742
  •     书很薄,但是内容很好,这类书籍应该广为流传,但是现在很多地方还是迷信。
  •     基本都是笔记小说上的啊,现有材料的堆积而已,没有什么作者自己的见解。
  •     很早就想买的一本书,有收获。
  •     挺好玩的一本书 学到很多东西 许先生说了很多实话 值得一读
  •     许地山的这本书,大概独此商务印书馆一家,没有看到别的版本。
  •     用于作个了解
  •     清末,信众请来耶稣大仙、拿破仑大仙、托尔斯泰大仙,岂料沙盘上写的竟是英文。又请来济公大师作同声传译(笑)。占卜的种类,比想象的要大。
 

爬虫代理IP   代理IP   免费代理IP   高匿代理IP   百变IP  

文化人类学,图书馆学档案学,社会科学丛书文集连续出版物,社会学,新闻出版,社会科学理论,语言文字,新闻传播出版电子书,。 社会科学分享网 

社会科学分享网 @ 2018